页面载入中...

继北京后 上海将布拉格“删除好友”

  2018年3月,博尔顿成为特朗普任内第三位获得正式任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自其就任以来,作为外交鹰派的博尔顿逐渐在特朗普政府的对外事务中发挥重要影响,并在伊朗、朝鲜等议题上表现出鲜明的强硬立场。2019年5月以来,博尔顿的部分表态引发特朗普的公开批评。2019年9月,在特朗普的压力下,博尔顿正式宣布辞职。博尔顿的辞职反映出在第五十八届总统任期已经过半的状况下,特朗普政府行政团队的整合工作仍未完成,人事的不稳定性与政策的不确定性依然延续。

  2019年9月下旬,针对稍早前曝出的“通乌门”,在民主党方面的主导下,众议院启动对于特朗普的弹劾调查。民主党方面指称有重要证据显示特朗普政府试图通过在军事援助方面的施压,以敦促乌克兰政府对于乔·拜登之子亨特·拜登曾经担任董事一职的乌克兰能源公司的相关调查,并将滥用职权等作为对于特朗普的主要指控。截至11月底,尽管围绕“通乌门”的弹劾调查已经持续两月,然而此次弹劾调查的走向与影响并不明晰。

  一方面,两个月来民主党方面所主导的弹劾调查并未曝出有别于早期曝光内容的“猛料”。另一方面,民主、共和两党的主要分歧集中于双方对于已有材料的不同理解,即对于特朗普政府暂缓对乌军援是否与其试图敦促乌方展开有关调查之间存在重要关系持有较大分歧。仅就截至2019年11月底的状况来看,即便相关弹劾在众议院获得完全通过,在没有进一步有力证据或是共和党方面未出现显著分裂的状况下,弹劾案在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获得三分之二议员支持的可能性较小,即对于特朗普的最终“定罪”较难达成。

  如上所述,2019年9月先后发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的辞职与围绕“通乌门”弹劾调查的启动,是2019年美国政治舞台上的两大“意外”热点,特别是“通乌门”弹劾调查,自其启动伊始就引发了美国社会的高度关注,而不论此次弹劾调查的最终结果如何,都将不可避免的对于特朗普的后续执政,特别是2020年总统选举产生直接并且重大的影响。

  2020年总统选举初步展望,非常规因素或有重要影响

  2019年的美国政治在冲突与动荡之中走过,2020年的美国政治还将面临高度的不确定性。特别是由于“通乌门”等非常规因素的影响,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走势仍旧存在较大变数。

  就民主党方面而言,在不受到个人状况与弹劾案等非常规因素进一步影响的状况下,前副总统拜登有望继续保持党内的领先地位,并在后续初选中处于相对优势;而如果在后续选举中,拜登的选情因为上述因素或其他原因受到严重影响,桑德斯、沃伦这两位激进派参选人,以及暂居上述主要参选人之后的布蒂格、布隆伯格等“第三梯队”参选人都有后来居上的可能。

admin
继北京后 上海将布拉格“删除好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