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迎馆庆 国图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

  乐趣

  新京报:如今身为企业家的你,公司做得越来越大,是否也在其中找到了新的乐趣?

  南派三叔:前几年一点乐趣都没有,经常会想为什么要干这件事?一个人写作不好吗?但最近开始有点乐趣了。以前我总认为公司就是注册一个符号,但后来发现,公司是人类关系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很奇妙,可以让很多人为一个目标努力,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一个人完成。但即便产生了乐趣,我仍不能在里面获得快感。因为我只会在获得新知识,看到很多事情和我认知的不太一样的时候,才会觉得有意思。因此这是只有写作才能给我带来的。我觉得我仍然是创造型人格,一定要创作才行。

  身份

  中新网汾阳5月15日电 (记者 李新锁)“对我来说,乡村是根,北京是枝叶。”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7年之后,莫言15日晚间在山西汾阳贾家庄如是说。这一次,他没有出现在“山东高密东北乡”。

  距离电影《红高粱》上映,过去了32年。那时,在《红高粱》拍摄间隙,青年莫言、张艺谋和姜文袒露着上身,于山东高密老屋前合影留念。15日当晚,64岁的莫言身着一件灰色西装、搭配浅蓝衬衫上台发言,轻松幽默;距离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过去7年了。莫言依然是读者环绕的聚光人物。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过后,从2017年开始,我陆续发表了一些短篇小说、散文、剧本、诗歌。”在诺奖光环依然耀眼的时刻,莫言说,他很喜欢地方戏曲。剧本是他近年创作重点。如果作家能够拿起笔写写剧本,也是对民族艺术的报恩。

  15日当晚,“报恩”“乡土”成为围绕莫言的关键词。在诺奖之后,莫言似乎更加注重回望乡土。

admin
迎馆庆 国图召开国际学术研讨会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